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礼后乎 > 内容详情

听说这些年,你过得并不好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旷世奇才网 -[收藏本文]

  一

  车停在十字路口时,我看见了一个女孩儿,她正在推销保险,在那所中学门前,对站在学校门外的家长做宣传,她笑脸迎人,对一个又一个的人不停地讲述着,却屡屡迎来厌烦和嫌弃的目光。城管也冲着她叫喊:“赶紧走,再在这儿,我就把你东四扔了。”

  她仓皇逃走,走至那个商店门口,悄望着学校门口的情况,见城管走了,又赶紧跑回来,继续宣传。正在她含笑讲述时,城管从她身后,将她的几张单子全部收走了。她一阵惊吓,转身呆立着,木鸡般,不知所措。她去求了城管,她说尽好话,但是城管就是铁了心把那些全部扔进了垃圾桶里,并且直直地望着她,示意她赶紧走。

  她垂头丧气地走了,在街道旁边的那棵树下坐着,那天阳光很烈,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面露疲倦。

  我透过车窗看见这一切,突然觉得万分悲凉。从没想过,多年后,会在这样一种情形下遇见她。我很想走上前跟她打个招呼,但我没有,我开着车缓缓消失在那个学校门口。我知道,她一定不想在此刻见到我。

  她叫林,我曾经疯狂追求过的女孩儿。

  那年,我们大一,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在元旦晚会上,她唱了一首《如果没有你》,声音很有穿透力,透着细微不符年龄的沧桑。记得那晚,她唱完这首歌后,我领着哥们儿几个起哄,让她再来一首,后来很多人,也叫喊起来。她站在舞台中央,在大家的起哄声里,微笑鞠躬,让我们欣赏下一个节目,就退了下去。她并不是特别漂亮出众的女孩儿,但不知为何,总让人忍不住想走近。

肇庆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当晚,我让一个兄弟想方设法帮我弄来了电话,从那以后,我渐渐淡出了女生堆,我每晚都会给她打电话,一开始她并不愿跟我多说,只是出于礼貌客气回应,后来我每天都准备一个笑话,为了延长跟她的通话时间,渐渐地,我们开始聊些杂七杂八,甚是开心,我以为她也是喜欢我的。

  终于那晚,我鼓起勇气,对她说:“林,我喜欢你。”

  只是,不曾想,却迎来她的一句:“高,对不起,我只是把你当朋友。”

  后来,她没有再接过我电话,我依旧每晚重复着给她打电话,直到,她把我拉黑。但是我并没有就此放弃。520,表白日,我准备了鲜花,心形蜡烛,准备就绪后,让她舍友把她带来田径场,在众人的目光中,我手捧鲜花跟她表白了。我原以为这诚心足够打动她了,只是没想到,她居然只说了一句话,而且是那样的一句话:“高,别闹了,放过我好不好?”然后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转身离开了。

  我愣在原地,感觉万分羞辱,我把花扔进了垃圾桶里。

  我不甘心,她越是如此对我,我越是想让她喜欢上我,那晚,我在她宿舍楼下大喊,直到她出了宿舍楼,她用极度厌烦的目光看着我,她说:“你走吧,以后都别再来烦我了。”

  我问:“你真的就那么讨厌我吗?”

  她冷笑了:“我不讨厌你,但是,我玩儿不起,也请你别来打扰我,我只想好好过我的大学。”

  “我对你是认真的。”

  “认真的?难道你对她们只是玩玩儿而已?”她的那种表情,那种笑,深深刺痛了我。“你不过是为了彰显你的魅力而已。”她说完这句话,治疗癫痫病北京最好的医院转身进了宿舍楼。

  我站在原地,回想着她说的话,暗自笑了,是啊,他们都认为我是登徒浪子,我把自己泡在女生堆里,我三天两头身边儿换女孩儿,我的确觉得自己很有魅力,但是她,在她面前,我的这种优越感被践踏,被蹂躏得残破不堪。

  但是那又如何,只要她一日没有男朋友,我就不信我搞不定她。然而,几天后,一个男生载着她在校园里穿行时,她和那个男生手牵手去上课时,我承认,那一刻我就像个冲动的魔鬼。我是如此嫉妒那个男生,是的,我嫉妒,我握紧拳头很想冲过去把那男生撂倒,然后告诉他,离林远点。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但我以为我不会做这样的事,可事实上,我确实这么做了。只是五分钟后,迎上了林的响亮的一巴掌,我知道,她会更讨厌我,甚至恨我,我深信她会,她一定会。但是,那又怎样,我就是不甘心。

  那晚,我在宿舍把自己喝高了,醉得一塌糊涂,我摸了摸眼角,居然有泪,我吓了一跳,我他妈的居然流泪了。

  舍友老孙看见我这模样,笑得差点从床上翻下来:“平时那么屌,没见你对谁这么上心过,真的走心了?”

  我没搭理他,不停地灌自己,我承认,那一刻,我想把自己灌死的心都有了。

  老孙从床上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就一个妞嘛,你丫的能不能别这么窝囊,瞧瞧,诶呦,梨花带雨的,真是比妞还惹人疼。”说完,哈哈大笑。

  我怒目看着他,从地上爬起来,挥手就是一拳。他嗷嗷叫着:“你他妈能不能别疯狗乱咬人?”

  其他几个舍友推门而入时,恰好看见了这一幕,不知所以然,怕我们又开撕,迅速把我们分开。如何用药物治疗癫痫病

  现在想想,年轻的时候,为了爱情,真是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只是,如今再想起这些事,我也分不清,当年的我,是真的爱她,还是只是为了从她那里拿回自己的骄傲和优越感。

  记忆里,之后的三年里,我们再没说过话,偶尔见面也是含笑点头,算做打招呼。

  毕业聚会那晚,大家都举杯互相敬酒说“毕业快乐”时,她也走到我身边,微笑着敬了我一杯酒,她说:“毕业快乐。”

  我说:“毕业快乐!”

  “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玩笑说:“回家啃老去。”

  她也笑了:“这不像你。”

  “那我是什么样?”

  她目光望着手中的酒杯,脸上含着淡淡的笑,没有说话。

  我们都陷入了沉默,许久。我想找些话题说时,她看着我,眼神第一次安静而平和:“对不起。”

  我一愣:“你怎么对不起我了?”

  她说:“当初……”她停顿了五秒钟继续说道:“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我举着酒杯,抿了一口,看向她:“也谢谢你在那时出现,曾经让我万分喜欢。”

  我们面面相对,干杯,微笑……

  二

  我给昔日的同学打了电话,从他们口中了解到了她这些年的状况。

  听说,他们毕业后就分手了。

  听说,两年前她又交过一个男朋友。

  听说,她父亲在那年意外离世了。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最好 >

  听说,她们家生活拮据,负担很重,可是那个时候,那个男人离他而去了。

  听说,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我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她当年拒绝我的话语及表情。

  “可不可以,请你放过我?”

  “可不可以请你别来打扰我?”

  还有毕业晚会上的那一句:“谢谢你曾经喜欢过我。”

  只是现在再没有了当年那种非要跟她在一起的冲动,或者说,那只是一种不甘。

  我知道她喜欢画画,并且在画画方面极有天赋,在打听到她要重新找工作,我知会了何明。

  两个月后,我在何明的办公室里问着她的工作情况,何明说:“她的确很优秀,这么好的人才干嘛不自己留着?”

  我举起咖啡杯,微笑,没有回答。

  何明也笑了:“行了,不说我也能猜出来,初恋?”

  我掏出一份请柬递给了何明,拍着他的肩笑着说:“准备好份子钱。”

  何明打开请柬调侃:“六月八号?终于有个人好好管管你了。”

  手机里晓晓的电话来了,我拿起外套,跟何明告别:“我得先走了,接晓晓去。”

  临出何明公司时,回头,看见林拿着一张设计图纸走向电梯口,她看起来精神比那日好很多,昔日的那种自信光彩又回来了。我看了一眼她的背影,默默地笑了。

  窗外,风景正好,一切都正好。我开着车往家驶去,我知道晓晓正在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