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圣杞乐 > 内容详情

三娃

时间:2020-10-20来源:旷世奇才网 -[收藏本文]

【导读】人的是有限的,人终究是要这个自己认为或是热闹繁华或是冷酷无情的的。不过大多数人走的时候往往牵肠挂肚,死后的面相常常给人提示他是不甘心离开人世的.....

  三娃是我远方的表叔,他的是我外公的。我小的时候逢年过节经常跟了母亲到表叔家里去走亲戚,对于母亲她是为了看望姑姑,对于不谙世事的我则纯粹是为了好玩。那个时候三娃的母亲(按当地的称谓我叫“瓜婆”)在我眼里是一位身材高大,爱说爱笑的勤劳俭朴的妇女。她生养了三个儿子一个,靠着和丈夫(按家乡当地的称谓我叫“姑爷”)一起起早贪黑的劳作,家里日子过得挺殷实。里,每当母亲带着我,和别的亲戚一起到表叔家里做客的时候,我的瓜婆在门前看到了总会大老远拄着拐杖,迈着“三寸金莲”喜笑颜开地上前来十分热情地把客人接进家里。客人的到来是表叔的家里和家外到处充满了欢声笑语,其场景至今于我犹在眼前耳畔。
  
  “叫你表叔带你们一起出去玩去。”瓜婆和蔼地看着我和来到家里的孩童,对表叔声腔宏亮地说。比我大十多岁的表叔看起来一张娃娃脸,身板倒有庄稼人的厚实,只是嘴巴正中有一颗宽大的门牙呲在嘴唇外面,说话的时候随着嘴巴的一张一合给人的感觉是嘴巴有点咧着,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呲牙咧嘴的相貌吧。得到了母亲的许可,对于说话还有点结巴的表叔来说,那是求之不得的,他虽然已经成年了,照我瓜婆和诸位亲戚的评价,三娃表叔老是一副顽童的派头,给人的感觉是身子骨长得像大人了,可是脾气性子却还像孩子。或许就因为他的这些在大人们不屑的孩童般的脾气性格倒是我们一群孩子挺和他一起玩耍的。
  
  “走,表叔,带我们出去玩吧!”孩子们催促着三娃表叔,他在我的瓜婆的许可下成了孩子王,这是他很乐于干的差事。
  
  就这样在三娃表叔的带领下,我们一群顽童兴高彩烈地向离村子不远的河坝冲去。虽然河坝里的河水一年都清澈见底,游鱼追逐,但是三娃表叔在来河坝的路上会给我们每约法三章:不准下河洗广西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澡;不准下河捉鱼;不准离河水太近。他每次以命令的口气宣布完毕后要求每个前来的孩童当着大家的面做出。“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妈让我带你们出来玩时一再交代过的,包括我在内谁也不准违反规定。都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了!”在每个人大声承诺之后他还会声音洪亮地再次问大家一遍,“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妈让我带你们出来玩时一再交代过的,包括我在内谁也不准违反规定。都竖起耳朵听清楚!”他的安全工作做得实在是到家了。
  
  孩子们理解三娃和她母亲的用心,来到河坝并不给三娃表叔出难题,远离河水不是说就没有趣事可做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只要三娃表叔在的地方,欢乐就会不断。讲,是三娃表叔在孩子们心中最念念不忘的乐子了。别看三娃表叔傻里傻气得没有上过几年学,脑子里装的关于《隋唐传》、《水浒传》和《三国演义》等古代英雄人物的故事倒是不少,这些故事是他每天下地劳作时在田间地头从村里熟知故事的那里听来的。根据的不同,里三娃表叔会让我们一群顽童围坐在河坝边上的枝叶繁茂的大下的青石上,里会让我们一群顽童坐在或是躺在暖洋洋的沙坝上,他则神态郑重地像个说书一样给我们滔滔不绝地讲起故事来,还别说,三娃表叔或是站着或是坐着,再配以手势,加上神态,呵——!不明真相的路人见了还真以为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说书先生。每每讲到刘备他会用右手做出捋着长胡须的动作,讲到关公他会憋住一口气涨得脸庞红彤彤大的,讲到张飞他会怒目圆瞪……在三娃表叔全神贯注,唾沫星子飞溅得解说中,我们一群不谙世事的孩童听得是如痴如醉,往往到大人把美味佳肴做好了摆在桌子上后派人赶到河坝大声喊叫,我们才缓慢地从迷醉中清醒过来随了三娃表叔。
  
  除去呲着一颗牙造成嘴巴有点咧这一点相貌,三娃表叔可算得上是村里一位英俊的后生了。天性好动的他喜欢到亲戚家串门,即使遇到农忙时节也一样,母亲稍稍放松对他的看管他就会忙里偷闲一眨眼的功夫来到附近亲戚家。不过他不是来闲逛的,看到亲戚忙忙碌碌在地里劳作他会主动帮忙,对于三娃的到来亲戚是欢迎的,遇到吃饭少不了三娃,还把他当作座上宾。不过往往在吃饭过后明了事理的亲戚会给三娃说:“现在正值农忙,你爸妈也种了不少张家口癫痫病医院靠谱吗土地,你不应该跑出来给我们帮忙,应该好好呆在家里听爸妈的话,把自己地里的活路做完呀!”三娃听了会笑着说:“我家里的活路不多,是我妈让我来给你们帮忙的。”他的话亲戚一般是不相信的,在一再的催促下三娃会有些不情愿地离开,但是短短的回家之路三娃大多到家都在乡村人家夜饭吃过之后好半天了,不知道他在回家的路上又到哪里去溜达玩耍了。对于他对自家活路看不上眼只顾着跑出去给亲戚家帮忙的心性,我的瓜婆不得不在所有亲戚面前地说,好好帮着看护好三娃,他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天性就那样,家里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管他,只要他不干坏事,就尽着性子由他自己活动。
  
  三娃表叔的顽固,使得到了我的姑爷和瓜婆相继过世之后,他的开始走了下坡路。由于他的孩子气十足,堂堂的年轻小伙子,整天和孩子们或是村里老人呆在一起,这一心性不单他的哥哥和姐姐对他有意见,村里人也对他有了别样的看法。好在他的大嫂子是个热心人,遵照公公婆婆的临终遗言,在她的老家帮三娃表叔找了个相貌还算可以的经过撮合给三娃表叔做了媳妇。婚后不几天,跟着大哥过日子的三娃在大哥的一再要求下,走出了大哥红砖黑瓦的新房和新婚一起住进了留给他的低矮的土墙房子里,开始了独立门户的生活。
  
  三娃表叔以后的日子在他的直接掌控下过得并不怎样宽裕,两年后他有了儿子继由之后日子过得更是越来越吃紧。好在有一帮亲戚在生活上念他父母的情分还继续给他以无微不至的关怀,他的妻子——我的小表婶坐月子生孩子期间,亲戚朋友没有少操心,除了他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不时地在生活上接济他,包括我的母亲,还有我的外公以及其他好多亲戚都不时给他往家里无偿地送粮送菜,各家还经常把家里穿旧的衣服鞋帽也一并拿去送他。亲戚在生活上的接济对于不缺胳膊不缺腿不少力气的三娃表叔来说应当心存谢意好好反省自己的心性安心劳作争取过上好日子才是,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为这他的哥哥姐姐和不少热心的亲戚朋友没有少劝说他,而他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这使得亲戚对他的成见越来越大,并且开始对他这个人心存反感了,他成了亲戚心目中提不起来的肉团,这可急坏了我的小表婶,她一个弱女子对我的三娃表叔有看法却治疗轻微癫痫病时能使用药物进行治疗吗?没有办法。
  
  日子一天一天在重复着过活。三娃表叔对自己的放纵使得他的田地里一年到头看不到几颗庄稼苗,有得只是齐人高的杂草,春夏秋三季村里不少有牛羊的村民看着茂盛的青草觉得可惜就把各自家里的牛羊放到他的田地里,他即使看到了也不做任何计较,有些时候还和牛羊的主人坐在田间地头边抽旱烟边畅言古今历史典故,他却没有记得此时我的小表婶在家里和“哇哇”哭叫的孩子还焦急地等着他借到粮米回家做饭呢!
  
  俗话说:靠朋友穿衣冻死,靠亲戚吃饭饿死。虽然可怜三娃表叔过日子的艰难,但是后来反感他不思进取的情绪导致了他的哥哥姐姐亲戚朋友开始疏远他,无偿的帮助随着的延长越来越少了,以至后来想做一顿稀粥充饥都没有一把米,像他这样把日子过到这个份上的家庭在村里找不出第二家。我的小表婶和孩子面对三娃表叔的懒散无为,整日里只能以泪洗面,不说在人前抬不起头,就是连最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
  
  唉——!三娃表叔呀,该醒醒了!
  
  没有人能劝说三娃表叔励精持家,虽然我的小表婶为丈夫走上生活的征途也动了不少心思,但是效果不大。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外婆和外公商量,暗中定期给三娃表叔那体质软弱的妻子一点生活费,使她给自己和孩子买点生活日用品,孩子的奶粉及花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除了亲戚朋友帮助,三娃表叔的姐姐家里比较富裕,总是在弟媳绝望的时候无偿地从资金和粮米蔬菜上继续给以无私的援助,这样我的小表婶和孩子的日子才勉强一天一天往下过。
  
  亲戚朋友的疏远,村民的轻视,三娃表叔全都无所谓,该怎么着他怎么着,为家庭生活可以说他一点心也不操。长此以往不是办法,我的小表婶开始冷眼对我的三娃表叔了,两口子动不动吵闹成了家常便饭,每次一闹腾,我的小表婶就会抱着孩子继由到知己的亲戚家里去暂住,心软,因为担心三娃表叔在家里的生计问题,不几天在亲戚的一再挽留中我的小表婶又抱着孩子,带着亲戚给的吃食回到家里。一来二去,亲戚对于我的小表婶倒是没有任何意见,对于三娃表叔则是从心里痛恨至极:实在是不像话了,这样下去真是苦了媳妇孩子!懒三娃呀,总有一天不活活饿死才怪哩!手脚抽搐是怎么回事
  
  在对日子绝望的情况下,我的小表婶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在丈夫和孩子还在酣睡中悄然地离开了这个让她又让她的家,去了三娃表叔打听了几年也没有打听到的地方。不知道她离家的时候,是怎样的,能丢下孩子远走他乡,看来我的小表婶对于自己的丈夫——我的三娃表叔是彻彻底底绝望了!
  
  哎——!三娃表叔呀,你何时才能悔改!
  
  没有了妻子的约束,三娃表叔可谓变本加厉,他常常把孩子寄放在哥哥家,自己一天到晚这儿溜溜,那儿逛逛,游手好闲,吊儿郎当,俨然一个不务正业的痞子,根本不把生活当回事。
  
  人有不同的活法。三娃表叔虽然懒散,对家庭生活不负,但是他毕竟还有自己的生活之道。但是他的生活之道是遭受外人白眼的,是不劳而获的懒人在作祟。
  
  在无所事事中白混日月,妻子离家出走了,孩子有哥哥姐姐帮着抚养,三娃表叔懒懒散散的生活中,家成了他生活中无需轻重的东西。回到冰锅冷灶的家里,睡在污垢遍布的床上,清冷的夜里不知道已经四十出头的三娃表叔有何生活!
  
  三娃表叔的哥哥姐姐,他的,他的无微不至关心他爱护他的亲戚朋友还没有听到他倾吐对生活的得与失,在几年前那个夏去秋来的一天深夜当他独自一人睡在父母留下来的低矮的土墙房里那张木板床上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几天后才被邻居发现,他死后的面相十分的平和,没有半点愁容。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终究是要离开这个自己认为或是热闹繁华或是冷酷无情的世界的。不过大多数人走的时候往往牵肠挂肚,死后的面相常常给人提示他是不甘心离开人世的,但是我的三娃表叔——这位被世人看做没用的人,在离开人世到他父母那个世界去的时候却是一心无挂的。
  
  三娃表叔,不管你在世的时候活得多么窝囊,我这个做表侄的还是要在你离开人世之后,默默地在心中祈祷:
  你在另外的世界安息吧!
  
  2009年11月2日作于蜀河

【责任: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