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海萝胶 > 内容详情

[幽默故事] 阿P上网记

时间:2021-10-06来源:旷世奇才网 -[收藏本文]

  阿p最近迷上了网络,天天泡在网上,一有时间就打开QQ聊天,看着跳动的QQ企鹅。

  阿P自我感觉良好,因为没人认识自己嘛。这些天他在网上又结识了一个女网友,后来得知她的小名叫那那,是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言语得体大方,又不失女孩子的矜持。

  阿P吧,虽然没什么文化但幽默风趣很让人有亲近感,两个人聊得久了觉得很对眼相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这一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阿P起了个大早,哆哆嗦嗦的收拾整齐,踢翻了好几次垃圾箱后在小兰疑惑的目光中走出了家门。

  阿P是第一次和网友见面,觉得好像相亲一样紧张。绞尽脑汁想着时间还早去干点什么,就这样边走边到了一家礼品店,刚要走进去看看礼物却听到旁边一家店乱哄哄的,只见一个彪悍的女人拽着一个男人气汹汹的从店里出来,嘴里还数落着什么。这两个人看着好面熟啊,啊?啊!这不是小兰她姐姐和姐夫吗?他们现在不是应该在美国么?癫痫病患者能要孩子吗在这里干嘛?阿P暗自想着躲到了一边给小兰打电话。

  “小兰,我是阿P,我看到姐姐和姐夫在街上吵架,怎么回事啊?”

  “哎,还不是因为姐夫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人,为了她从美国跑回来只为见一面,结果被姐姐知道了。你也知道姐姐的脾气,唉。”

  这不用说阿P也知道,小兰姐姐的火暴脾气和醋劲那是出了名的,尽管阿P没见过她几面也早有耳闻。

  “阿P哪,你就不要去劝了,等姐姐气消了我会去劝她的,你不是还要上班吗,快去吧。”

  “哎,我知道了。”

  心虚的擦了擦冷汗,阿P也没有心情继续逛街了,自己家还有一醋坛子呢,要是知道自己谎称上班却出来和女网友见面……天哪,世界要毁灭了。人人都说阿p怕老婆,阿P却觉得怕老婆的男人是好男人,丈夫不可以欺骗妻子,所以正在犹豫要不要和小兰坦白,连到了约定的地方都没有察觉。还在想着神通广大的小兰会不会突然从哪儿跳出大连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来,神经质的四处张望着才发现到了和那那约定的咖啡厅。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阿P走进了咖啡厅

  这家店有着淡雅的格调和安静的氛围。嗯,不错。那那很有品位啊。阿P在心里赞叹了一声,也为自己良好的人品窃喜,想他阿P一向被人说是人品不好的倒霉蛋,哼,这回就让你们瞧瞧,我,也能找到这么好的网友。哈哈哈哈……“请问您阿P先生吗?”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噢,您是?”阿P看着眼前这已经不算年轻的女人,一边在心里想:虽然自己并不在乎那那的外貌可这年龄,貌似不太对劲吧,那那明明说她22岁,难道是我眼花了?这是幻觉?怎么可能年龄比我还大?“我是那那啊,阿P先生你比我想象中还帅呢!”“你可比我想象中的年龄大好多……阿P欲哭无泪。不对,自己看重的是那那的品格,不管她怎样,我们都是朋友啊,嗯。想到这里,阿P也就释然了,和那那一起坐下一边聊天一边喝着咖啡。
喝着喝着,阿P觉得肚子不太舒服就去了洗手间,刚准备出来时却被两个大汉拦住了,“嘿,哥们儿,弟哪医院治疗癫痫好兄最近手头比较紧,借俩钱花花呗。”“为,为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们。凭什么”“凭你连我大哥的女人都敢泡。”阿P死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泡”他大哥的女人了,就壮着胆子又问了一句“你,你大哥的女,女人是谁啊,我不知道。”

  “就是那那姐啊,不要装傻,刚刚还在外面呢。”“哈?”阿P的脸顿时变成了苦瓜。“我,我没钱。”“嗯!”大汉的表情仿佛要吃了阿P一样“那就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不然我们就告你非礼我们那那姐。”怎么会这样,阿P看着两个大汉健硕的身躯逼近,再瞅瞅自己那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儿心里大呼:吾命休矣,下句什么来着?算了,今天算自己倒霉,碰见他们……被搜刮一空的阿P悲伤地回到座位,对面哪儿还有那那的影子,哎呦,身上没钱了帐怎么办,不如乘着老板没有发现…嘿嘿…“先生,您的帐还没有清。”唉,完了。“可是,我没钱。”“没钱您还来喝咖啡?先生不要开玩笑了,这玩笑不好玩过时了。”“可是”阿P都快哭了。“这位先生请配合我们一下,和我们走一趟。我们儿童四肢抽搐是警察局的工作人员,有些事情要请您帮助。”自己没犯事儿啊,难不成咖啡厅老板就为了几百块咖啡钱就报警?“可是警察同志,他的帐……”“我先帮他结吧”看来不是咖啡钱的事,警察同志您太好了,阿P感动的热泪盈眶。

  来到警局,警察仔仔细细询问了阿P上当的经过,并郑重的对阿P说:“我们最近接到了几起报案,受害者都声称去见网友却被人抢劫并威胁,通过侦查,我们得知他们今天会行动,在刚刚我们已经逮捕了他们,并缴获了他们的赃物。这是您的东西,请收好,我们还通知了您的家人…”话音还未落,小兰就从外面冲了进来,在对警察同志表示了感谢后,拎着阿P的耳朵就准备往家走,阿P大呼:“老婆大人,且慢,叫相公把恩人的咖啡钱给还了。”“算你识相。”

  小兰笑了,手上的劲儿可一点都没松,疼得阿P直求饶。这真是赔了面子又找拎哪,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阿P想。是看着老婆小兰的侧脸,又庆幸自己找了个好老婆,阿P又傻呵呵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