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山有夔 > 内容详情

清新惊艳的英文小短诗(《梦想》泰戈尔英文诗)

时间:2021-11-26来源:旷世奇才网 -[收藏本文]

说起诗,人类通常有两种反应:一种是,觉得诗这个文体,相当厉害相当高雅,不敢轻易读诗,更不敢轻易说自己读懂了某首诗;另一种是,发出灵魂质问:“这就是诗啊,我闭着眼都能写一沓”“这算诗吗”。诗,一度成为装逼矫情的代名词,也一度有人跳出来指责大众不读诗。



但正如诗人莎朗·奥兹所说,“诗一定是有它的价值和意义的,它为人们的生活不停带来挑战和激励,这才是我真正重视的东西”。诗具有让我们感受世间万物的能力,它让我们主动付出自己的信任,让我们受到鼓舞,让我们爱,让我们笑,让我们哭。诗人和他们的诗歌有能力把读者带到从未去过,甚至从未想象过的地方。诗人往往是被折磨的灵魂或伟大的思想家,他们让读者对世界产生新的看法。他们的文字技巧高超,即使他们笔下的诗只有几行长,也能吸引读者。

下面这些诗是由国外网友选出的最值得背诵的英文短诗,他们虽然简短,但却充满了丰富的意象和隐含的意义。背诵诗会让你更接近诗,并培养你与文学的终身联系。仅仅阅读这些诗是无法达到这一点的。



便条

ThisIsJustToSay

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

WilliamCarlosWilliams

(译:祈尘)

我吃了

Ihaveeaten

冰箱

theplums

中的

thatwerein

桃子

theicebox

那也许

andwhich

是你

youwereprobably

为早餐

saving

留下来的

forbreakfast

原谅我

Forgiveme

它们很可口

theyweredelicious

又甜

sosweet

又凉

andsocold


在威廉姆斯之前,这样的诗不存在。他写诗的宗旨是“要事物,不要概念”。他欣赏不了,也写不了那种拐弯抹角、一会暗喻一会明喻的诗。威廉姆斯把写诗当成说话。

贾木许导演的《帕特森》讲的是,和家乡名字相同的公交车司机帕特森,在新泽西州的帕特森市,和女友还有一条狗,过着平淡无奇的小日子。他还是个诗人。帕特森在公交车上、在路边、在公园长椅上写诗。在贾木许的镜头下,这些日常的不能再日常的场景充满诗意。



戏外,帕特森这座城市与诗的缘分也不浅。威廉姆斯也生活在这里,并写下同名长诗。因此,很多人把电影《帕特森》看做是导演贾木许向威廉姆斯的致敬之作。



我站在高处

IStoodUponaHighPlace

史提芬·柯雷因

StephenCrane

我站在高处

Istooduponahighplace,

看到下面很多鬼魂

Andsaw,below,manydevils

在奔跑,跳跃

Running,leaping,

沉醉在罪恶中

andcarousinginsin.

有一个朝上看,露齿而笑

Onelookedup,grinning,

而且说,“同志们!弟兄们!”

Andsaid,"Comrade!Brother!"


红色手推车

TheRedWheelbarrow

威廉·卡洛斯·威廉斯

WilliamCarlosWilliams

那么多东西

somuchdepends

依靠

北京哪家医院有癫痫专治>upon

一辆红色

aredwheel

手推车

barrow

晶莹闪亮于

glazedwithrain

雨水中

water

旁边有几只

besidethewhite

白鸡

chickens.


冰与火

FireAndIce

罗伯特·弗罗斯特

RobertFrost

有人说世界将毁灭于火,

Somesaytheworldwillendinfire,

有人说毁灭于冰。

Somesayinice.

根据我对于欲望的体验,

FromwhatI’vetastedofdesire

我同意毁灭于火的观点。

Iholdwiththosewhofavorfire.

但如果它必须毁灭两次,

Butifithadtoperishtwice,

则我想我对于恨有足够的认识。

IthinkIknowenoughofhate

可以说在破坏一方面,冰

Tosaythatfordestructionice

也同样伟大,

Isalsogreat

且能够胜任。

Andwouldsuffice.


美景易逝

NothingGoldCanStay

罗伯特·弗罗斯特

RobertFrost

自然的新绿是金,

Nature’sfirstgreenisgold,

鲜美色彩难保存。

Herhardesthuetohold.

初发叶芽即是花;

Herearlyleaf’saflower;

仅能持续一刹那。

Butonlysoanhour.

遂而新芽长成叶。

Thenleafsubsidestoleaf.

伊甸顿然陷悲切,

SoEdensanktogrief,

曙晓瞬已大白天。

Sodawngoesdowntoday.

黄金之物不久全。

Nothinggoldcanstay.


前几年的电视《那年花开月正圆》的英文名就是NothingGoldCanStay。现在,电视剧包装得越来越洋气,可质量如何,有时还真不好说。

第一颗无花果

FirstFig

埃德娜·圣·文森特·米莱

EdnaSt.VincentMillay

我这支蜡烛在两头燃烧

Mycandleburnsatbothends;

它终究撑不到拂晓;

Itwillnotlastthenight;

可是,我的对头们,还有,我的朋友们——

Butah,myfoes,andoh,myfriends—

它发出的光是多么美妙!

Itgivesalovelylight!


本诗的第一句太经典,以至于成为英语中的一个成语。英国作家托马斯·哈代曾说:“美国有两大吸引人的点:摩天大楼和米莱的诗”。

我是无名之辈,你是谁?

I'mNobody!WhoAreYou?

艾米莉·狄金森

EmilyDickinson

(译:江枫)

我是无名之辈,你是谁?

I'mnobody!Whoareyou?

你,也是,无名之辈?

Areyounobody,too?

这就凑成一双,别声张!

Thenthere'sapairofus-don'ttell!

你知道,他们会大中药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吗肆张扬!

They'dbanishus,youknow.

做个,显要人物,好不无聊!

Howdrearytobesomebody!

像个青蛙,向仰慕的泥沼

Howpublic,likeafrog

在整个六月,把个人的姓名

Totellyournamethelivelongday

聒噪,何等招摇!

Toanadmiringbog!


紫色大牛

ThePurpleCow

吉利特·伯吉斯

GelettBurgess

我从未见过紫色大牛,

IneversawaPurpleCow,

也从来不想见到,

Ineverhopetoseeone,

但我肯定,毕竟

ButIcantellyou,anyhow,

见到总比我当一头好。

I'dratherseethanbeone!


Trees

乔伊斯·基尔默

JoyceKilmer

(译:张放)

我想,我将永远不会见到

IthinkthatIshallneversee

任何一首诗比一棵树可爱可慕。

Apoemlovelyasatree.

树啊,你饥渴的嘴

Atreewhosehungrymouthisprest

吸吮着大地喷涌的甘美汁乳;

Againsttheearth’ssweetflowingbreast;

树啊,你整日仰望上帝,

AtreethatlooksatGodallday,

伸出满是树叶的臂膀,祈祷与祝福;

Andliftsherleafyarmstopray;

树啊,夏季里,你的头顶上

AtreethatmayinSummerwear

成为一巢知更鸟歇息之处;

Anestofrobinsinherhair;

冬天里,你的胸膛上有冬雪飘落;

Uponwhosebosomsnowhaslain;

雨水与其密切相伴,交融水乳。

Whointimatelyliveswithrain.

而涂写几行诗歌者,愚笨如我,

Poemsaremadebyfoolslikeme,

只有上帝,才能造出一棵树。

ButonlyGodcanmakeatree.


雪尘

TheDustofSnow

罗伯特·弗罗斯特

RobertFrost

(译:张俪)

一颗铁杉树上

Thewayacrow

栖着一只乌鸦,

Shookdownonme

它呀,竟然那样

Thedustofsnow

洒我一身雪花,

Fromahemlocktree

这使我的心情

Hasgivenmyheart

起了一种变化——

Achangeofmood

把一天中的部分

Andsavedsomepart

从懊丧里救下。

OfadayIhadrued.


又是罗伯特·弗罗斯特。他曾四次获得普利策奖,被称为“美国文学中的桂冠诗人”。在下半生他才赢得这些荣誉。成名后,弗罗斯特受聘于多所大学,还要外出演讲、参加读诗会,他常常拖着病体疲惫不堪地回家。他的诗大部分都与绝望、孤独、死亡有关。过着996生活的现代人特别适合读他的诗。

雨天

TheRainyDay

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

HenryWadsworthLongfellow

商丘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天气很阴冷,沉闷有灰暗

Thedayiscold,anddark,anddreary;

天下着雨,风也刮个没完,

Itrains,andthewindisneverweary;

藤蔓依然紧紧地抓着残垣,

Thevinestillclingstothemoulderingwall,

阵风吹落枯叶飘舞飞满天,

Butateverygustthedeadleavesfall,

天气很沉闷,天色又灰暗。

Andthedayisdarkanddreary.

我的生活寒冷沉闷又黯淡,

Mylifeiscold,anddark,anddreary;

天空下着雨,风也刮个没完,

Itrains,andthewindisneverweary;

思绪依然缠着消逝的往昔,

MythoughtsstillclingtothemoulderingPast,

青春的希望都消沉在风里。

Butthehopesofyouthfallthickintheblast,

日子的确是沉闷而又黯淡。

Andthedaysaredarkanddreary.

安静吧,忧伤的心,停止悔恨,

Bestill,sadheart!andceaserepining;

乌云后面阳光依然灿烂,

Behindthecloudsisthesunstillshining;

你的命运和大家没有差别,

Thyfateisthecommonfateofall,

每个生命里都有一些阴雨,

Intoeachlifesomerainmustfall,

有些日子必然沉闷而暗淡。

Somedaysmustbedarkanddreary.


朗费罗的诗一度因太通俗而受到评论家的攻击。他们说:“朗费罗的诗不过是,与同时代美国任何一部诗集相比更容易满足人们的心理需求。”

而到了20世纪末,当诗坛被荒诞、无理性、高度浓缩的省略句式、让人猜不透的多重象征霸占时,他们又念起了朗费罗的好。但不管评论家怎么摇摆,朗费罗都是美国最受欢迎的诗人。还是王尔德说得好,“朗费罗本人就是一首诗,是他所创作诗歌中最美的一首。”

死亡

Death

威廉·巴特勒·叶芝

WilliamButlerYeats

气数将尽的动物

Nordreadnorhopeattend

无知畏惧,无所期盼;

Adyinganimal;

大限将至的凡夫

Amanawaitshisend

觳觫惶恐,心怀期待;

Dreadingandhopingall;

曾经一次次地死去,

Manytimeshedied,

又一次次地重生。

Manytimesroseagain.

铁骨铮铮英雄汉

Agreatmaninhispride

怒对冷血凶杀犯

Confrontingmurderousmen

放声嗤笑

Castsderisionupon

那气息的更新迭代;

Supersessionofbreath;

所谓死亡他早已参透——

Heknowsdeathtothebone-

死不过是人造的概念。

Manhascreateddeath.


今年是叶芝逝世80周年,我们也该背一首除《当你老了》之外的叶芝的诗了。

梦中梦

ADreamWithinADream

埃德加·爱伦·坡

EdgarAllanPoe

不能再吻你的额头,

Takethiskissuponthebrow!

到了再见的时候,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偏方p>

And,inpartingfromyounow,

我不得不说--

Thusmuchletmeavow--

你是对的,我的生活

Youarenotwrong,whodeem

不过是一场梦。

Thatmydayshavebeenadream;

但是,如果希望已经飞走

Yetifhopehasflownaway

无论在夜里,或在白天,

Inanight,orinaday,

无论在幻想,或在虚无中,

Inavision,orinnone,

那么它是否会因此留下一些呢?

Isitthereforethelessgone?

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

Allthatweseeorseem

不过是一场梦中的梦。

Isbutadreamwithinadream.

我站在

Istandamidtheroar

怒涛彭湃的海岸边,

Ofasurf-tormentedshore,

我的手中

AndIholdwithinmyhand

攥着金黄的沙粒--

Grainsofthegoldensand--

留不住啊!它们快速地

Howfew!yethowtheycreep

穿过我的手指而去,

Throughmyfingerstothedeep,

我哭了,我哭了!

WhileIweep--whileIweep!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

OGod!canInotgrasp

牢牢地抓住它们?

Themwithatighterclasp?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

OGod!canInotsave

从这无情的波涛中救出一个?

Onefromthepitilesswave?

难道我们所看到、所感受的一切

Isallthatweseeorseem

不过是一场梦中的梦?

Butadreamwithinadream?


哈莱姆

Harlem

兰斯顿·休斯

LangstonHughes

一个被阻延的梦会发生什么?

Whathappenstoadreamdeferred?

它会枯竭

Doesitdryup

就像烈日下的一颗葡萄干?

likearaisininthesun?

还是像伤口一样化脓——

Orfesterlikeasore—

然后溃烂?

Andthenrun?

它如腐肉一般恶臭?

Doesitstinklikerottenmeat?

还是结出糖衣硬壳——

Orcrustandsugarover—

就像久放的糖浆?

likeasyrupysweet?

也许它只是下垂

Maybeitjustsags

如同一个重负。

likeaheavyload.

又或者砰的一声炸为乌有?

Ordoesitexplode?


我的生活就是诗

MyLifeHasBeenthePoem

亨利·戴维·梭罗

HenryDavidThoreau

我的生活就是我要写的诗,

MylifehasbeenthepoemIwouldhavewrit

但我不能一边生活,一边陈述它。

ButIcouldnotbothliveandutterit.